友情链接: 口袋彩票 鼎鼎彩票 老鹰彩票 嘀嘀彩票 www.55516.com www.4157.com 彩豆子 A8竞彩彩 快乐彩票 江西11选5开奖直播
ag环亚娱乐游戏-首页_欢迎您
ARTISTS:CICINNUS/艺术家专访/欧飞鸿/游走边缘的“非主流”/cicinnus/atrists/20140402
bookpic/20144313444069237.jpg
放大
1
上载日期 2014-4-3 14:39:40

第一次看见欧飞鸿的作品,是在深圳雾厂艺术空间举办的“身体的近视”展览上。被戏称为
“叉烧”的《日和》系列作品中,裸体女子被捆绑在松树枝上,粗壮的树桠纵穿女子的身体
,从私处穿出,身下是烧得正旺的熊熊烈火。视觉上带来的强烈震撼让人们一眼难忘,同时
也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名叫欧飞鸿的艺术家。
欧飞鸿坦言自己对春宫图有着莫名地迷恋,《日和》系列是他第一批结合了手绘和喷绘的国
画作品。在这批作品里,他尝试将传统春宫图和日本虐恋文化相结合,这同时也是他对自己
早期审美经验的一个小结。在此之前他曾经画过一段时间的春宫图,但在其中并没有留下他
自己的自我表达,《日和》系列实则是他极其个人的一次创作表达。



让人一眼难忘的《日和》系列作品

出身山区农村的欧飞鸿自小便比别的孩子更为早熟,同时也因为受父母的影响早早地接触国画
艺术。如愿考上美术学院的欧飞鸿在大学时代遇到了对他影响很大的导师——陈侗老师。陈侗
老师在艺术和做人方面都给欧飞鸿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尤其在独立思考的能力方面,欧飞鸿也
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去反思自己和时代的关系,思考自我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他认为个人的艺
术表达应与自身的生存环境有一个良好的互动或关联,于是他一直在努力地寻求一种媒介可以
更好地去表达他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自小在小山村长大的欧飞鸿对父母的价值观较为排斥,来到大城市之后对主流的价值观同样也
存在排斥。天生叛逆,然而十分热爱国画及传统的他却又脱离不了传统;这些矛盾致使他在选
择创作的题材时都会比较倾向于边缘和“非主流”。然而他一直没有找到他认为适合的载体或
语言,直至他发现纸模喷绘这种源自于西方的创作形式。尽管这种媒介存在很多局限,运用起
来还不是很成熟,但他更愿意在这种不成熟的媒介里去进行探索,做更多的尝试,寻求更大的
发展空间。


《农民工系列作品》2012年欧飞鸿在广州海珠区土华村沿江外墙上创作的“农民工系列”纸模喷绘受到各界广
泛关注。先后被南方都市报、亚视本港台、南方电视台等媒体采访报道。

对于欧飞鸿来说最让他不满的事情,莫过于看着中国这一代的年轻人手握涂鸦喷漆,在墙上
涂绘着带有浓烈西方街头文化风格色彩的涂鸦,沉醉在这种照搬式的“创作”中自娱自乐,
看似叛逆,看似有所表达并达到了视觉上的效果,然而内容却空洞而抽离,沦为一张唯美的
装饰画。虽则在表面上集成了欧美街头文化的效果,但却完全没有继承到西方街头文化真正
的核心与精髓。失去了原有的语境,便失去了表达的力量与强度。这便是欧飞鸿在艺术创作
中一直强调和追求的“情境主义”。


《农民工系列作品-倒吊伯》

欧飞鸿强调,艺术存在向内的自律性,而他的涂鸦作品则朝着与之相反的一个方向发展——
在作品中追求介入主义,在艺术的审美判断上他是倾向于左派的,选择较为注重介入和社会
功能的艺术媒介;他希望自己的作品更具备社会功能性,在起作用于社会的同时也期望得到
社会给予他的反作用于创作之中。
从国画到纸模,从固守传统到挪用传统,从纯粹的个人表达到介入街头亚文化;欧飞鸿一路
走来,从容不迫。毕业后,他并没有继续选择也无缘于“学院”路线,而是通过慢慢沉淀,
寻求更契合自己本性的媒介与主题,因此他也需要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沉淀。他认
为成为一个艺术家除了要有技巧之外,还要找到属于自己跟这个时代有关联的语言,如此,
才可以被称为一个“艺术家”。


《农民工系列作品-女清洁工》

“我几乎不珍视任何事物,这跟我对个人历史的态度有关系。我不看重自己的过去,也不规
划未来,我只面对现在。有一段时间我努力地想去重建自己过去的历史,却发现没有这个能
力。这个能力跟生存的状态是有关系的,其实有很多东西我应该去珍重才对,可是因为外部
的原因和自己的状态又觉得无所谓。回忆过去,童年并没有暗角,也不觉得特别美好。活在
当下,很渴望自己能够恋物,但又没有资格。为什么我支持这个观点呢——不珍视过去,我
觉得现在中国的整个社会状态都是这个样子,我在这当中,是一个小分子,随着它摇晃,不
作过多的个人挣扎。
我现在才发现,青春期之后自己一直都是用一种破坏式的甚至是毁灭式的生存观进行自我催
眠,并且这么一直活过来。面对亲朋戚友的诘难,看着他们的脸,我心底经常暗语:可以让
我活得更自私一点吗,不然我就毁灭自己。这是一种极度愚蠢的人生观,一路朝着放弃、失
败的方向往下坠,实在刺激。
好吧,至此仿佛可以昭然若揭了:‘叉烧画’、‘提高厕所文化’涂鸦系列是厌世情绪与所
有恶意经粉饰后的笑脸;‘土华外来工’系列涂鸦则是装上理性与严肃后对前者的反向挣扎。”
——欧飞鸿自述。


《农民工系列作品-哥俩》


【CICINNUS对话艺术家欧飞鸿】

CICINNUS:艺术对于你来说是什么?意味着什么?
欧飞鸿:当我真正进入一个艺术家的状态的时候便会失语。以前其实对于这些问题自己都有
很清楚的答案,现在都不想这些问题,已忘言。
CICINNUS:如果你没有从事艺术家这个职业,那么你最想做的工作是?
欧飞鸿:好多,我很向往可以做一些艺术与商业有关的,有很强的跨界能力的工作。现在老
是觉得艺术家是孤独的,以前不觉得,现在真的觉得了。总是有很长的时间要一个人独处创
作。个人性格还是很喜欢个人的能量散发在社会上的那种感觉。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也许不
会选择做艺术家,但会是跟艺术有关的事情。
CICINNUS:你可以为艺术付出牺牲的尺度有多大?
欧飞鸿:最实在的,我这一生已经无法脱离它,但也做不到为它脱光衣服。


《农民工系列作品-细细的蓝线》

CICINNUS: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经历最低谷的时候有想过放弃吗?
欧飞鸿:对于我自己来说,走上艺术家之路还不是很久,暂时来说最低谷的时候,就是还没
有进入职业范畴之内的那段期间,缺乏认同感,会不断地自我质疑。去年上半年经历过最低
谷的时期,也想过放弃,但是最终还是觉得,自己也只能干这个了。
CICINNUS:目前最喜欢的个人作品是哪一件?
欧飞鸿:涂鸦作品是《提高厕所文化》系列,纸上作品就是现在在做的那一批《上吊》系列。
CICINNUS:最喜欢哪位艺术家?为什么?
欧飞鸿:喜欢的很多,当代的艺术家里面喜欢的也有很多,我是个杂食的人,没有唯一。
CICINNUS:喜欢在怎样的环境下创作?工作时不可缺少的东西是什么?
欧飞鸿:喜欢在工作室创作,而且要收拾得很干净、安静;工作中会一直保持手机开机,把
微信啊,陌陌啊,见见啊,全开着,三分钟干活,十分钟玩手机。


工作室一角

CICINNUS:你满意你现在的状况吗?觉得还缺什么?
欧飞鸿:不算满意。还没有进入良性的持续的工作状态。
CICINNUS: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欧飞鸿: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休学一年,去玩。当时接很多活儿养活自己。
CICINNUS:身边朋友心目中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怎样形容你?
欧飞鸿:不知道,应该不会多糟糕。
CICINNUS:最近在看什么电影/音乐/书籍?有什么好推荐?
欧飞鸿:最近迷《非诚勿扰》、《爱情保卫战》。也看美剧,《傲骨贤妻》、《绝命毒师》
、《纸牌屋》。五六年前很迷电影,现在看腻了,中国目前的现状像一个万花筒一样精彩复
杂,比如看《非诚勿扰》就可以看到很多东西。最近没怎么看书,喜欢的杂志有《冯火》,
《外滩画报》等等。现在会开始关注资讯类的东西,渴望触摸这个世界千变万化的表皮。年
纪渐长,越来越迷失在世界的里面了。


绘画/喷绘工具

CICINNUS:在心情最郁闷的时候会干些什么?
欧飞鸿:打电话给某个前女朋友,看电脑里面常年不变的爱情动作片。
CICINNUS:有没有鲜为人知的特异功能?
欧飞鸿:第六感,只出现过两次。
CICINNUS:你的宠物是什么动物?叫什么名字?
欧飞鸿:养了一只公猫,叫肥仔。以前还养过一只猫叫泰山。有时候会狠揍肥仔,虽然没有
造成它身体上的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是曾经打到它因害怕而失禁。这跟当时自己的状态不大
好有关系。其实我是不喜欢小动物的,我也不喜欢小孩子。这也跟性格遗传有关系,骨子里
的大男人主义,以前交女朋友也对女朋友不够好。后来发觉自己身上的这种劣根性是雷同于
父亲,于是就努力地想洗掉。人养猫其实就是养小孩子,你感觉你天生就有这个权利去对待
它,尤其在它调皮的时候,这是父权。后来很少被打的泰山反而因为肾衰竭死掉了,其实我
要感谢这只猫曾经的存在,它替掉了我将来有可能会出现的孩子要受的罪。现在养的肥仔偶
尔会吓吓它,但是不会再打它了。是的,我是一个有着明显缺点的人,爱猫的女生完全可以
对我进行讨伐。


“肥仔”

CICINNUS:近期最想去的地方?
欧飞鸿:想去泰国。最近一大帮好朋友都去了,可是苦于抽不出时间。
CICINNUS:最让你痛苦和最让你快乐的事情分别是什么?
欧飞鸿:父母催促结婚最让自己痛苦。最快乐的事情,没有。我是一个悲观现实主义者,很
多年前自己就这样定义了。现在这个阶段无论在生活方面或艺术方面都要有很多问题需要解
决,所以这个还是跟阶段有关系的。
CICINNUS:做过最糗的事情是什么?
欧飞鸿:大学毕业那年跟女朋友分手,很难过,一时没想通,发了短信给陈侗老师求救,他
没回我……(笑)
CICINNUS:有没有个人小癖好?
欧飞鸿:我做饭炒菜的时候,青菜总要留一点,不能炒完,总觉得放完全部就太多了,留着
然后扔掉;偶尔会穿中性的女装。
CICINNUS:喜欢做什么运动?
欧飞鸿:跑步,足球。
CICINNUS:最珍爱的私家珍藏品是什么?
欧飞鸿:非要说的话是《山乡巨变》连环画,二零零七年重版的线装精装版,应该还有其它
的,但都把它们给忘了。


书柜一角

CICINNUS:想到哪个时代生活?
欧飞鸿:唐宋,但出身要好,至少是大地主的儿子,做个不愁生计的云游诗人或者山水画师
——痴人梦话的幻想之旅同样需要构建完整的现实细节——体验一圈农耕时代的辉煌样式。
CICINNUS: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在末日来临前的这最后一天你会做什么事情?
欧飞鸿:以前会毫不犹豫地说做爱,但现在不是,现在会选择立即坐飞机去黄山的某个峰顶
上往下纵身一跃。
CICINNUS:你心目中的LOVE & PEACE是怎样的?
欧飞鸿:电影《扎布里斯基角》里面的沙漠一景或者电影《索多玛120天》里面没日没夜的
古堡派对。





 *本文版权归艺术家欧飞鸿及CICINNUS施蓝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到:
推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