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口袋彩票 鼎鼎彩票 老鹰彩票 嘀嘀彩票 www.55516.com www.4157.com 彩豆子 A8竞彩彩 快乐彩票 江西11选5开奖直播
ag环亚娱乐游戏-首页_欢迎您
ART NEWS:伊朗行摄影记/黑头巾下的神秘/cicinnus/art news/20140110
http://cicinnus.com/bookpic/201411016173387476.jpg
放大
1
上载日期 2014-1-10 16:29:56

封面配图:清真寺前的两位妇女,对于她们而言,大多情况下只有这样的装束才允许进入清真寺。)



当地时间2013年11月24日,包括中国在内的伊朗核问题六国与伊朗在瑞士日内瓦就解决该问题第一阶
段措施达成协议。这是绵延近10年的伊核问题僵局的一次重大突破。伊朗,这个几乎从未离开过国际
问题焦点的国家,再次引发强烈关注。南方周末记者2013年11月深入伊朗,行摄民间,从另一个角度
揭开这个国家谜一般耐人寻味的面纱。



                                                                                          加延地区街头。


28岁的歌娜姿是德黑兰的一名心理咨询师,2013年10月被《今日美国》心理杂志副刊选为2013年度致谢
人物。她那火红头发、笑容灿烂的大头照登上了副刊封面——居然没戴伊朗女性标志性的头巾。歌娜姿
在微信朋友圈所发的照片几乎从来不戴头巾,与男性朋友们亲密拥抱,照片拍摄地点是自己和朋友家的
派对、人烟稀少的郊外,偶尔还发些充满性意味的幽默漫画。我拜访她在德黑兰北部富人区租住的独院
楼房,她穿着显露身材的贴身衣服大方接待。客厅角落摆了几十只空酒瓶,伊朗禁酒,但人们总有门路
从黑市买到酒精。歌娜姿显然深谙生存之道:表面顺从,不给自己惹麻烦,关起门来才为所欲为。



                                                去东部圣城马什哈德的公路上,一对骑摩托车的情侣。


巴列维时期的伊朗女性拥有选举权和离婚权,在中东地区算是相当“自由”的了。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
,伊朗女性的合法结婚年龄从18岁降到9岁,立法依据是沙里亚(Sharia)——伊斯兰宗教和道德的最高
法。每个穆斯林国家对沙里亚的诠释和施行程度各有区别,伊朗作为政教合一的国家,将沙里亚视为至
高无上的“神之法”,所有的“人之法”(Fiqh)——从政治、经济、犯罪到婚姻、两性关系、饮食斋
戒等等,均依据沙里亚制定。2002年,结婚合法年龄提高到13岁,但只要女孩的父亲和法院同意,伊朗
男人依然可以娶一名9岁的新娘。据估计,伊朗大约有85万女孩未成年即出嫁。沙里亚允许一个男人娶四
个妻子,但因为伊朗是本国法律和伊斯兰法并行,尽管被沙里亚允许,但几乎没有人娶第二个妻子,除
非他想失去所有的朋友。用伊朗人的话说:那是阿拉伯人才会做的事。他们会反复强调,我们是波斯人
,不是阿拉伯人。



                                                                伊朗规定,女孩9岁开始就必须戴头巾。


9岁,在伊朗被视为青春期的开始,也是女孩开始戴头巾的年龄。头巾,是一个地方保守程度的温度计
。在引领潮流的德黑兰,姑娘们有许多“武器”来彰显她们头巾下的美:大墨镜,睫毛膏,粗黑眼线,
烈焰红唇,鲜艳指甲油,以及染发剂甚至是假发——德黑兰大巴扎的假发店总是人头涌涌。只要头巾还
象征性地搭在头上,那些露出了大片秀发和修长脖子、公开与男友十指紧扣的女孩就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而一旦摘下头巾,餐厅侍应、的士司机以及一些路人都会对你发出善意警告。包括在所有的伊朗电影
里,妇女在家里的银幕形象也必须戴着头巾,因为上了电影就算公共空间。《在德黑兰读洛丽塔》里写
到的1990年代初的“道德警察”——开着白色丰田车到处巡逻,逮捕违反着装规定、化妆、和男人牵手
的女人——如今已经很少出现,女性因为不戴头巾而失去工作甚至被监禁数年的悲惨经历成为历史,但
伊朗仍然是除沙特阿拉伯以外唯一一个法律强制规定女性在公众场合必须佩戴头巾的国家,即使外国游
客也不能豁免。



                               2013年11月13日,第二天是什叶派重大节日阿舒拉节。一位老人为女孩调整坐姿。


因此,在进入伊玛目礼萨圣陵前,第一次拿到chador(这种本意为“帐篷”的黑色长袍能遮盖女性下巴
以下的所有身体特征),笔者才知道那其实只是一块黑纱。没有此物,女性是无法进入清真寺的。一名
工作人员亲身示范如何穿着:把黑纱披上头,边缘紧贴前额,两手分别掐住额头两边的布料,拧到耳朵
后,再绕回脖子前,此时整个身体包括两手都已经置于黑纱的包裹之下,仅露出脸庞。“用你的左手抵
着下巴抓着布料,你就能腾出右手;如果你有一只夹子,或者用牙齿咬着,你的两只手就都自由了。”
我随黑袍妇女们进入安检小房间,前胸贴后背地挪动,被安检妇女摸索一番后,穿过小黑屋,来到广阔
的圣陵广场,淹没在成千上万的黑袍之中。



                                     加延地区一个藏红花加工厂,陪同当地领导考察的男子站在墙角拍视频。


而在伊朗南部亚兹德的一家餐厅,女客们可以斜倚着床榻吞云吐雾——在德黑兰和伊斯法罕,想要找到
一家允许女人抽水烟的餐馆可不容易。笔者发现一名女孩没戴头巾。“I don't care(我不介意)。”那
位在德黑兰当公务员的母亲用流利的英语说。她希望12岁的女儿能无拘无束地成长,但也只有来到亚兹
德,才能暂时脱离沙里亚的束缚。这让笔者不禁想到另外一幕:在星期五清真寺,一个十来岁的女孩逡
巡良久,突然上前对身旁的男摄影师说“I love you”,不待他回应便跑开了。



                                                                 德黑兰,在霍梅尼墓前祷告的女子。


黑头巾下的伊朗女性,始终有着她们的神秘。



                                                  德黑兰,几个打扮时髦的女学生在格雷斯坦宫前绘画写生。

 





*本文为CICINNUS施蓝原创文章,版权归CICINNUS施蓝艺术机构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