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链接: 口袋彩票 鼎鼎彩票 老鹰彩票 嘀嘀彩票 www.55516.com www.4157.com 彩豆子 A8竞彩彩 快乐彩票 江西11选5开奖直播
ag环亚娱乐游戏-首页_欢迎您
ART NEWS:库尔贝《画室》/置身于社会的艺术家/cicinnus/art news/20140124
http://cicinnus.com/bookpic/201412416354131061.jpg
放大
0
上载日期 2014-1-24 16:36:58

(封面配图:居斯塔夫·库尔贝的自画像)

十九世纪写实主义巨匠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ave Courbet)是一位如上所述的极为自信的人。在他18
66年为某出版社撰写的《库尔贝自传》中,随处可见类似“他几乎是在刚开始作画时就已画出了可以
与当时各大美术馆收藏的大师的作品相媲美的作品”这样的句子。由于他的固执,加上他描写市民社
会的社会主义性,他成了十九世纪最早的叛逆者之一。但就表现技法而言,他的作品还是较合乎传统
的。他不是什么叛逆者,更谈不上是革新者。背弃传统的绘画革命的序幕的真正启幕人是马奈。因此
,库尔贝只是一位思想上的激进者。作为画家,他是文艺复兴以来绘画技法的集大成者,而且是运用
这些传统技巧极为排心应手的传统派。

也许这种充满矛盾的性格才是库尔贝的本质,这也是他的作品之所以吸引人的原因吧。这幅《画室》
里所体现的普鲁东的“寓意”,对于现代来说并无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那裸女结实的肉体和旺盛
的生命力,那制作中的风景画以及背画的少年、猎人身旁的狗,这一切都体现了强烈的实在感和真实
感。它们深深地吸引了我们。试图描写《现实性的寓意》的库尔贝,结果使他成功的却是“寓意性的
现实”,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其实也挽救了库尔贝。



                                                                        《画室》居斯塔夫·库尔贝

 

不寻常的作品


最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个巨大的画室中,竟能容纳下如此众多的形形色色的人们。画面中还有一张画
幅很大的画布。在画布前,库尔贝坐在椅子上手持画笔和调色板,正在给他的油画添上最后几笔。在
他身后站着的是女裸体模特儿。这幅画里描绘的无疑是一间画室,而且是库尔贝自己的画室。我们观
者只要看到画面中央的这一组人物——裸体模特儿、库尔贝和怀着敬意看画的小孩,我们就不会再怀
疑这不是画室了。然而,当我们的目光从裸体模特儿和库尔贝这一组人物转向画面的两边时,我们立
刻又会感到迷惑不解:为什么这里聚集了如此之多的人?

他们当中有些人是库尔贝作品的爱好者,这些人正在认真地欣赏着库尔贝的风景画。但是他们当中的
大多数人,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里是画室,更不用说欣赏风景画了。他们有的正在埋头看书,有的
在热烈地拥抱,还有的手里拿着布料在谈生意,等等。这幅《画室》和维米尔的《画室》完全不同,
维米尔的《画室》除了画家和模特儿外,一切都沉浸在寂静之中。唯有窗口射入的一束柔和的阳光,
才给屋子带来一点生气。这两幅画的巨大差异,体现了十九世纪中期的法国和十七世纪中期的荷兰的
巨大差别,同时还体现了库尔贝和维米尔的个性上的差别。


                                                                         《画室》约翰内斯·维米尔


现在仍然悬挂在卢佛尔美术馆的这幅作品,是库尔贝在1855年创作的。当时这幅画和他的另外十三幅
作品,一起选送那年的世界博览会中的美术展览会。但是出乎预料(也许库尔贝自己早已预料到),
他的作品全被拒之门外。好胜心极强的库尔贝,为了与世界博览会抗衡,他自费在蒙地尼路博览会展
厅斜对面的一个房间里,举行一个有四十余幅作品的个人展览会。也就是从那时起,库尔贝开始自称
为“Realist ”——写实主义者。

这次个展也向人们展示了库尔贝的绘画实力。比库尔贝年长二十岁,当时画坛上的大师德拉克罗瓦,
花十个苏参观了这次展览会。这一天他在日记中谈到了这幅画,他这样写道:“我一个人在展厅中徘
徊了一个多小时,我见到了一幅被拒绝的杰作。它使我久久不能离去……人们确实拒绝了一幅最不寻
常的作品。那位暴乱者决不会因这点小事而失望吧”( 1855年8日3日日记。德拉克罗瓦在日记中还称颂
了画中裸体模特儿的形体和右前面妇人的服装。)

虽然德拉克罗瓦与库尔贝在思想和画风上截然不同,但是他还是以敏锐的眼力,一下就找到了有价值
的东西。并且他还承认《画室》是一幅杰作,认为它是当时“最不寻常的作品”。这说明,不仅仅我
们在这幅画前感到困惑不解,德拉克罗瓦也认为它是“不寻常”的,这“不寻常”的原因显然就是这
里出场的一大群人。



                                                                     《筛麦的女人》居斯塔夫·库尔贝


我们提到过,库尔贝曾自称是写实主义者。事实上,他也常说:“只能画出眼所能见到的东西。”据
说,当时有人请他画一幅天使像,他回答说,请把天使带来让我看看,我再画。

库尔贝的回答并不是在故弄玄虚。这是完全合乎他自己的逻辑的。

再确切地说,吸引库尔贝的主题,它应当不仅是“眼睛所能见到的”,而且还必须是自己所熟悉和了
解的。例如他谈到凤景画时曾这样说过:“社会上有许多愚蠢的人认为画风景画极其简单。他们-拿
着画具今天在这里画,明天在那里画,好象不管什么地方都可以作画似的。并且,他们画完后就大言
不惭地拿着作品说这是威尼斯,或者是阿尔卑斯山。其实,这些画都是不真实的。要作一幅风景画,
首先必须对所要描绘的事物非常了解。我因为对自己的故乡最为了解,才在那里作风景画的。树木之
所以如此的茂密,就因为它是生长在我家乡的土地上。这条河是卢河,那条河是林松河,这座山是奥
南山,那座山是比尤依·诺瓦尔山。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我才能作画,我的风景画中出现的一切,都在我
的故乡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奥南的葬礼》居斯塔夫·库尔贝


在这幅《画室》中,库尔贝正画的那幅风景画,就是描绘他故乡佛朗修·孔德的风景的。欣赏着风景
画的少年,从服装上看,可以知道他是那里的牧童。库尔贝的作品,包括这幅《画室》和另一幅杰
作《奥南的葬礼》,大都是描绘故乡的山水草木,表现那里的人们、街道和房屋。然而,这样重视
现实世界的库尔贝,为什么要创作这样一幅非现实的作品呢?

库尔贝在这幅作品中,其实是试图表现整个社会。“社会”不象风景或静物那样能够看得见,摸得
着。但我们每一个人又无法脱离社会而生存。它既象奥南山那样俨然存在,又象那裸体模特儿一般
充满活力。因此社会也和风景一样属于壮丽而优美的现实的一部分。库尔贝曾自命为“天生的共和
主义者”, 这说明他对社会生活非常关心。他最初很赞赏傅利叶的思想,后来又和他的同乡彼埃尔,
也就是约瑟夫·普鲁东结为知己。普鲁东是当时闻名于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社会主义者。他的思想得
到了库尔贝的共鸣。库尔贝试图用绘画来表现这种思想。由于这个原因,他才描绘了贫穷的农民、
工人等下层劳动人民。也因为他具有这种思想,才对践踏了1848年革命的第二共和国的拿破仑三世
极为不满。第二帝政时期,法国官方要授予他莱奇奥·德纳尔勋章,他却以“我更需要的是自由”的
豪言拒绝了这个“荣誉”。

库尔贝《画室》中出现这些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并非不可思议。其实极为自然,那群面朝着库尔贝
,聚集在画面左侧的人们,他们正好反映了那丰富多彩的社会。



                                                                  《乡村姑娘》居斯塔夫·库尔贝


首先,在画架旁边有一尊圣赛巴斯蒂昂裸体石膏像,石膏像前,一位衣冠不整的妇女正在给孩子喂奶
,她反映社会的“悲惨”现实。在她身后,我们可以看到报纸上放着一个骷髅。这报纸是拿破仑三世
的御用报纸,这里意味着它已失去了生命力。(普鲁东曾有过这样一句名言:“报纸是思想的坟墓。
”)

再后面,有一位拿着布料的犹太商人,这无疑是指“商业活动”。他对面的戴着高帽子的男人,代表
资产阶级。他的周围还有很多人,掘墓人、娼妓、小丑、农民、失业者等等,他们代表着生活在社会
底层的人们。最左端的犹太教博士和天主教神父,不言而喻他们意味着“宗教活动”。前面牵着狗的
猎人象征着“闲暇”。他面前的地上许多东西散乱一地,西班牙阔边帽、吉他、短剑等物愈味着“罗
马艺术的衰退”。总而言之,左侧的一大群人,库尔贝用他们来反映当时的社会现状。

在画的另一边,是一群能理解和支持库尔贝的人。模特儿身后,坐在远处欣赏着库尔贝创作的人,是
倾向于库尔贝的文艺评论家商弗勒里。在他后面站着的一对夫妇是所谓“社交场上的美术爱好者”,
他们穿着高贵的服装,这些人属于库尔贝所讨厌的资产阶级。这些人是以“美术爱好者”的身分挤到
库尔贝的生活中来的。再往后看,桌子上坐着一个埋头看书的男人,他就是诗人、文艺批评家波特莱
尔。最近,有人用X射线分析出在波特莱尔身旁原来还有一个人,她是波特莱尔的恋人詹妮·丢法尔。
这说明,库尔贝起初是把波特莱尔和他的恋人画在一起的,后来也许是在波特莱尔的要求下才涂盖掉
的。

画面深处,脸胖胖的是普鲁东,还有库尔贝的同乡、诗人马克思·比尔匈,保护人兼收藏家阿尔弗菜
特·布留亚斯等。总之,这右半部分的人们,对库尔贝来说似乎都是极为重要的人物。如果说画面的左
半部分体现了库尔贝对社会关心,那么右半部分则体现了他对于个人的关心——同样也是对艺术的关
心。



                                                            《画抽烟斗的人》居斯塔夫·库尔贝



 

*本文为CICINNUS施蓝原创文章,版权归CICINNUS施蓝艺术机构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分享到: